今日新闻网_韩星上中国热搜,为什么这么勤快?

 jinrixinwenadm   2019-09-02 07:34   20 人阅读  0 条评论

文 | 苏行、编辑 | 何润萱、图自视觉中国

 

“他好像只是非常短暂地爱了我一下!”

 

“我是住在家里的幽灵,你曾经那么爱过的那个女人变成了僵尸。”

 

具惠善和安宰贤离婚一事被爆出后,在微博上引起了网友的持续关注,从18日早上消息传出到23日,六天内与两人离婚相关词条上了12次热搜,其中五次热度最高时位列热搜榜第一名。


云合工具箱热搜神器统计的热搜次数

 

此前双宋夫妇离婚消息传出时,也曾在国内社交媒体造成轰动,相关热搜数量多达20余条,其中热度最高的一条阅读量达到42.2亿,讨论数82.5万,新浪娱乐、财经网、梨视频等媒体都对此事进行了跟踪报道。

 

除近期传出婚变消息的几位明星,最近出现在热搜榜上的韩国人还有李栋旭、IU、金高银以及丁海寅等。上榜理由五花八门:比如李栋旭是因为一组半裸写真,IU是在近期热播剧《德鲁纳酒店》中出演女主角,金高银和丁海寅拍摄封面时被说有“夫妻相”……而去年以来,泫雅、崔雪莉等韩国明星也都时常出现在热搜榜上。


IU主演剧集《德鲁纳酒店》


在微博上频繁刷足存在感的同时,也引来不少网友质疑,“韩国人最近在微博买热搜买疯了吗?”、“为什么韩国明星老上微博热搜?”

 

毒眸经过采访发现,与韩国明星相关的热搜中,的确存在人为运作的可能,但不可否认的是,尽管这些韩国明星当下在中国的热度并不算高,但大多都曾在内地有过高光时刻,因此网友仍然对他们抱有惯性的好奇心,愿意关注相关话题。


这种惯性来自于我们一衣带水的文化相似性,目前看起来还非常强劲:只要有人将韩星热搜推上热搜榜,网友就会主动贡献点击量,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你听过泫雅吗?

 

尽管一些热搜由国人熟知的韩国明星造就,比如双宋离婚等,但还是有很大一部分让人“不明觉厉”,甚至引起网友反感。

 

以今年以来上了23次热搜的泫雅为例,毒眸随机点进“泫雅绿色烟熏妆”的热搜,发现最热微博下点赞数前十中就有五条是吐槽泫雅等韩国明星买热搜的。


网友们的吐槽

 

另一位热搜常客崔雪莉今年以来则上了22次热搜,最近的一条热搜为“雪莉IU同框”,其中热度最高的微博下也有评论称,“能不能别买热搜了?烦不烦?凭实力不好吗”。

 

虽然频繁出现会引人反感,但毒眸发现,这类热搜背后也并非都是毫无来由的营销。从韩星常见的热搜词条来看,除婚姻、事业变动、涉嫌违法等大事外,大多数词条以韩星妆容、服饰、言论等为主,这些热搜的影响力常能蔓延到线下,对中国网友的日常生活产生影响。

 

以其中最热门的泫雅为例,因恋爱离开原公司后,网络上盛传她将与中国网红机构签约,对此,泫雅于今年年初否认这一消息称,“没有见过中国公司”。但在没有公司、开通微博不到半年的情况下,她在微博上的话题活跃度堪比国内明星:从微博指数来看,她90天内热度甚至高于火箭少女部分成员。


 泫雅与火箭少女部分成员的微博指数对比


从一些销售平台来看,泫雅的带货能力的确是实打实的。小花卡子、买菜用的网兜、手工织的毛线包、防晒紧身衣等,都在她的带动下在国内成为潮品。在淘宝搜索“泫雅同款”,查询源代码页面发现共有超过100万条搜索结果,而以带货能力著称的杨幂,搜索“杨幂同款”得到的结果还不足10万条。

 

但并非所有热搜榜上的韩星在国内都有像泫雅一样的号召力。一个参考指标是,在娱乐圈风向标之一的豆瓣鹅组,与具惠善、宋慧乔等韩星相关的帖子中最热门的常有数百上千条回应,但是Lisa、李栋旭、IU等人的回应最多也不足五百。从百度指数、微信指数也可以看出,Lisa等人在国内其他平台上的热度并没有在微博上那么高。


微信指数对比


 百度指数对比


这些韩星虽然通过热搜在中国网友面前“混了个脸熟”,但其中一些没有真实流量的韩星也难以通过“人为”热搜讨到好处。


例如今年三月回归的BLACKPINK,团员们从二月到四月在热搜榜上出现的频率很高,仅Lisa一人就出现了11次。但高频率的出现并没有让网友们对她产生喜爱,相反,有网友在其热门内容下表示“这个热搜有点尴尬,所以他是谁”,“能不能放过中国啊 去日本发展不好吗”、“这位姐的营销有点过了”。Lisa在微博韩流势力榜上的排名也在“孙山之后”,日榜、周榜、月榜均未能进入前50。

 

而豆瓣上也出现了“提名最爱在微博卖热搜营销的韩国明星吧”、“最近微博热搜怎么这么多韩国明星?”等帖子。看来,并非所有网友都热衷于追踪韩星动态,而且相当一部分网友对韩星热搜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韩星制造热搜?

 

热搜榜是否可以通过营销手段进行干预?韩星真的自带热度上热搜吗?

 

某营销号运营人员Z向毒眸透露,很多微博热搜往往被人为因素影响:“首先看位置,热搜榜第三名到第七名通常是‘人民币玩家’偏爱的位置,既不太靠前,也不太靠后,又位于热搜榜首屏中部位置,容易被网友看到。其次是看词条格式,名字+作品、形容词或动词的热搜一般都有外力推广因素。”


 猪八戒网


游戏,蜡烛人

Z还告诉毒眸,从发布人和发布内容也可以窥见一些端倪。一般推广词条热度最高几条的发布人多是营销号,内容以九张明星图片为主,且不同发布人发布的文案、图片高度重合。

 

此外,数据也是判断热搜是否为常规热搜的重要标准。正常热搜词条,最热门内容转赞评数量一般都以千计,但是经由营销推广的微博,转发数量不少,但是却不能保证互动数达到同样量级。有些非正常热搜微博网友的转发评论常常十分简单,有些甚至无法显示转发时的评论,有些则只能显示部分,下拉页面还会出现“由于部分用户进行定向转发,你无法查看剩余转发内容”的字样。

 

根据营销人员告诉的方式,毒眸搜索了一系列在国内较有知名度的韩星自2018年以来的热搜词条发现,除明星结婚、离婚、涉嫌吸毒等大事件外,热搜词条多为“名字+妆容/服饰/形容词”,在格式上符合营销套路。



再看数据方面,以泫雅最近一条热搜“泫雅红唇波点连衣裙”为例,热搜神器统计的搜索量为9.6万,热搜历史最高排名第17名,但点击该词条最热门的一条内容转发量仅204,评论数1449,数据和搜索量看起来不相匹配。

 

再以崔雪莉最近“雪莉IU同框”的热搜进行验证,热搜神器统计的搜索量为11万,热搜历史最高排名第4名。毒眸点击该词条,发现大部分内容发布者疑似营销号,其中最热门一条内容的转发、评论均为3000+,点赞数为8.6万,但查看评论,下拉页面出现了“由于部分用户进行定向转发,你无法查看剩余转发内容”字样。


热门内容为营销号发布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BLACKPINK成员Lisa的热门内容下。毒眸查看她最近一条热搜“lisa外网生图”,该词搜索量为7万,热搜历史最高排名第2名。进入词条后,会发现大多数内容文案、图片基本一致,评论下拉页面也出现了“由于部分用户进行定向转发,你无法查看剩余转发内容”字样。

 

虽然韩国明星常上微博热搜,但是在第三方数据的对比上,他们却往往难以匹配上热搜“常客”的热度。在百度指数上对比泫雅和国内女团成员孟美岐近半年来的搜索指数,可以看出泫雅5月18日表演时衣服松开险些走光后,百度指数有了爆发式增长,但其他时间两人的关注度还是不能相提并论。如果只从微博来看,今年以来孟美岐上了28次热搜,泫雅则有24次,远没有两人百度指数间的差距大。

       

孟美岐、泫雅百度指数对比

 

综上,毒眸发现即使韩星在其他平台的日常热度比不上国内明星,但一旦大事件爆发,他们往往能在微博上爆发超高热度。比如前两月处于舆论中心的宋慧乔,与双宋离婚相关热搜当中,相关微博阅读量最高的一条为6月27日的“宋慧乔宋仲基离婚”,该词条前72小时累计在榜为3小时50分,热搜历史最高排名第1名,总阅读量阅读42.2亿,讨论数82.6万。对比8月24日另外一条登顶的微博,毒眸发现能达到同样量级的新闻是“微信上线语音转文字功能”,阅读为1.9亿,讨论数1.3万。

 

韩星热搜——后“韩流”时代的产物

 

但令人不解的是,这些韩星并非只有大事件发生时才出现在热搜榜上,甚至有些热搜也并不是很正面,这算是巧合,还是他们对中国热搜过于迷恋?

 

上文的营销人士Z向毒眸透露,“鹅组上有传言,韩国文化部甚至会出专资在中国买热搜”。而鹅组网友之所以这么揣测,一方面是因为有两任韩国总统将文化渗透写进了国策,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某些热搜的文化输出意味太强。如今年韩国百想艺术大赏颁奖礼当天,IU空降热搜榜第一名,词条内部微博的话题标签却是“2019百想艺术大赏”,文案后还附有颁奖礼直播链接。除了韩国明星,一些具有韩国特色的食物也不止一次攀上热搜,如火鸡面、部队锅、韩式辣炒年糕、韩式炸鸡等都曾进入过热搜榜。


火鸡面登上热搜次数

 

网友的讨论真实度并不算高,但纵观韩国喊出“文化立国”口号这二十年,中国确实一直是韩国进行文化输出的重要阵地。


1996年出道的H.O.T和1997年出道的水晶男孩在亚洲范围内掀起了“韩流”的热潮,1998年底,两个组合还共同获得了第9届首尔歌谣大赏的大赏。其中H.O.T在中国爆红标志“韩流”进入中国。2000年,H.O.T在北京召开了唯一一场演唱会,在几乎零宣传的情况下,7000张演唱会门票仅通过电话订票和网点售票,三天内就全部售罄。

 

新世纪以后,韩剧也成为韩国文化输出的重要成果。当时韩国以低价向中国出口电视剧,价格仅为同时期日剧的四分之一、港剧的十分之一,并且成功在国内掀起了观剧热炒。根据央视索福瑞统计,仅2003年一年,全国一共播出了67部韩剧,其中《蓝色生死恋》、《浪漫满屋》等都曾在国内创下过收视纪录。


《浪漫满屋》

 

而H.O.T的成功也启发了韩国娱乐公司,开始纷纷试水中国市场。2007年,S.M公司首次推出了偶像团体中国小分队Super Junior-M,第一张专辑就拿下搜狐网站音乐排行榜Top in Music第一;此后,EXO也于2012年成立中国小分队EXO-M,出道专辑《MAMA》中文版销量占到了整个组合出道宣传期销量的三分之一。


另一个韩团虽然没有推出中国小分队,但在中国的火爆程度也不逊于他们的前辈H.O.T。据报道,2016年BIGBANG天津演唱会内场票标价1280元,黄牛票则被炒到了9000多元。


但近年来,这股“韩流”热浪随着政策调整开始逐渐退潮。一个肉眼可见的变化是,韩国籍艺人停止来华演出,有韩星参与的剧、综项目停摆,EXO-M和BIGBANG成为了内地最后的韩团流量。


针对目前韩娱在中国的冷遇,作为线上营销重镇的微博似乎就成了韩星们的一个不错选择。某代理桥接韩星来华工作的工作人员曾在采访中表示,这些韩星的工作重心都已经难以继续维持在中国,因此只能进行日常宣传维持曝光。某韩娱粉丝也告诉毒眸,“政策调整以来,韩国明星来华拍戏、宣传等受阻,因此只能转向线上进行宣传,维持热度。”


除了做宣传,为“曲线救国”持续在中国吸金,韩国各大娱乐公司也想出了应对策略,其中一条路径就是在中国成立分公司,让非韩籍艺人在中国继续“掘金”。比如S.M中国分公司爱思爱梦旗下男团威神V于今年年初在中国出道,其中黄旭熙作为固定卡司参与了第七季《奔跑吧》;PLEDIS公司在中国注册成立了全资子公司星灿盛世,旗下艺人包括韩国女团PRISTIN中国成员周洁琼、韩国男团SEVENTEEN中国成员徐明浩。


《奔跑吧》两位在韩国出道的非韩籍艺人

 

经常神秘出现在微博热搜上的Lisa就是韩国三大娱乐公司之一YG的艺人,一位前韩国留学生告诉毒眸,YG中国对中国市场非常看重,“即便买热搜也无可厚非。”

 

不过,撇开微博买热搜的营销手段,上文提到的几位热搜常客,要么出演过曾在国内掀起收视热潮的电视剧,要么出身于韩国二代团(2004年到2010年出道的组合),这两类韩星是引发中国乃至整个亚洲韩流潮的主力军,在中国也具有较高国民度。

 

以今年上过11次热搜的李栋旭为例。2008年,由他主演的《我的女孩》曾在中国掀起过一阵收视热潮,在湖南卫视首播收视率达1.35%,收视份额达到6.45%,全国同时段排名第一。2016年,他又凭借《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在中国收割了一波粉丝,该剧豆瓣标记人数将近19万。而2016年评分最高的国产剧《最好的我们》标记人数为14.5万,也是同年引进国内并屡破播放记录的《太阳的后裔》豆瓣标记数为14万,《鬼怪》的热度由此也可见一斑。


虽然韩流们已经鲜少在国内活动,但近两年在国内炙手可热的国民级综艺《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等节目原型依然来自于韩国。其中张艺兴、黄子韬、王嘉尔、程潇、周洁琼、徐明浩、王一博等均在韩国进行过长期训练。节目中涌现出的一些高人气选手,如孟美岐、吴宣仪、黄明昊等都有在韩国训练的背景。而手握大批优质偶像练习生资源的乐华娱乐公司也曾与韩国PLEDIS公司达成过战略合作关系。


粉丝间的戏称“这盛世如华所愿”

 

毒眸也曾在此前的报道中提到,某韩娱粉丝在采访时表示,这些新兴流量的粉丝大多属于韩娱圈,追星手段娴熟。而在韩星无法来华营业期间,粉丝们便将热情投入到了国内竞品身上,重复过去粉韩娱idol时的种种行为——打榜、买周边、参加生日会、参加演唱会。这是有一身武艺无处使的粉丝们的“无奈之举”,也是新时代星粉关系的一种体现:当粉丝掌握了造星技能,他们其实拥有将任何人捧上神坛的权力。

 

为新idol打榜之余,过去的本命偶然出现在热搜榜上,曾经的韩娱女孩戳了戳屏幕,进入词条。

原文链接:http://www.huxiu.com/article/316058.html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