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汽车产业进入“后补贴时代”国轩高科组合拳练内功寻突围_天尊堂,最炫的士风,豇

 jinrixinwenadm   2019-09-02 23:45   26 人阅读  0 条评论

距2015年财政部等四部委印发的《关于2016年-2020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支持政策的通知》已过去四年,随着新能源汽车续航里程不断提高,政府补贴退坡的力度也在不断加快。“后补贴时代”来临,新能源汽车产业要想实现可持续发展,产业链上的每一个环节都需要全力以赴。对于动力电池企业来说,后补贴时代靠什么取胜?

记者日前来到国轩高科,公司工程研究总院常务副院长徐兴无告诉记者,早在5年前,公司就曾开过战略研讨会讨论过没有补贴的时候企业要怎么走,这些年,通过从上游原材料、电芯设计包括壳体等全生命周期的降本增效,动力电池的阶梯利用以及商业模式考察积极探寻无补贴时代的应对之策。

最新披露的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公司动力电池业务产能有序释放,业绩实现正向增长。今年1月份至6月份,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1.27亿元,同比上升5.97%,其中,动力锂电池业务营收达32.8亿元,同比去年增长48.72%。

全产业链布局逐渐成型

2015年,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通过中国证监会审核并顺利实施,主营业务由单一输配电设备转变为动力锂电池与输配电设备双主营业务。随后,公司简称由“东源电器”更名为“国轩高科”。

说起公司近年来在动力锂电池产业的布局,国轩高科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马桂富告诉记者,公司经过十多年的沉淀发展,围绕团队建设、研发技术以及产品设计等方面打造了属于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坚持磷酸铁锂和三元电池同步走的公司之一,坚持全产业链布局,公司自建了业内最大的材料工厂。

8月29日,记者来到国轩高科位于庐江的材料生产基地,一期占地363亩的电池材料生产基地于2017年基本建成投产,总投资共计50亿元,现有磷酸铁锂正极材料产能1.2万吨、三元622正极产能6000吨,另有5000吨硅碳负极在建;二期277亩1.4万吨磷酸铁锂在建,已拥有1.4万吨磷酸铁锂产能。

作为正极材料的原材料,前驱体的质量将直接决定最终电化学性能和加工性能。2017年8月30日,公司与中国冶金科工集团、比亚迪、唐山曹妃甸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了合资公司,从事锂离子电池三元正极材料前驱体项目。同年7月份,公司与星源材质合资布局的8000万平方米湿法隔膜正式投产,后续将继续扩建至年产能5 亿平方米。据材料研究院院长夏昕介绍,国轩高科在材料端的产业化布局,是按照正极材料、负极材料、电解液到隔膜的先后过程展开的,并始终在坚守。

“练内功”应对补贴退坡

受益于新能源汽车产业政策的推动,我国新能源汽车及动力电池产业整体发展较快。伴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逐渐壮大,动力电池配套量也随之上涨。然而,在行业整体向上发展的过程中,部分车企过分依赖补贴、产品技术含量偏低,甚至出现骗补现象。

“新能源汽车行业补贴退坡,电池价格下滑的比较厉害。”采访中,马桂富告诉记者,2016年电池的销售单价在2.2元左右,2017年、2018年分别为1.6元、1.2元,2019年上半年已经到了1元以内。“从这几年的利润率走势来看,公司净利润和毛利率一直是下滑的。”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公司动力锂电池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48.71%、39.81%、28.8%,2019年上半年动力锂电池业务毛利率有所回升,重新回到30%以上。

“从归母利润来看,上半年公司实现净利润3.52亿元,同比下滑24.49%,不过公司主业的盈利能力增强了。”马桂富告诉记者,2018年上半年公司政府补贴超1亿元,同时出售苏州国轩所获得收益5000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影响,2019年中期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有所增长。

聊起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徐兴无感慨地说,公司在磷酸铁锂的布局一直很坚定,针对每一次的决策,公司都会反复考量,精确到每一个细节。近年来,公司全面降成本,从上游原材料、电芯设计、包括壳体全生命周期都在降成本。在徐兴无看来,研发人员需要有超前意识。目前他所在的工程研究院正在布局的是未来3年企业的发展路径和规划。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做强铁锂、做精三元、做大储能”是公司战略规划。在徐兴无看来,储能市场将会是下一个蓝海,他给记者举了个例子,“这个电池放在乘用车上用了8年,放在出租车上用了4年到5年,等回收后还有80%,那这80%还可以用在储能上、通讯基站上,甚至电动自行车上。长的里程不行就用短的,阶梯利用,电池的二次价值就回来了。”

据了解,目前公司在储能市场已展开布局,公司与上海电气合资成立储能公司上海电气国轩,实现公司储能产品市场的快速拓展,建立先发优势。(记者 曹卫新)

本文源自头条号:人民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评论已关闭!